河北快三一定牛歡迎您的到來!

鄒世英:排污許可制讓政府和企業都嘗到甜頭

作者: | 發布時間:2019-05-16 | 浏覽:21次

請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我們~


 政府對企業不再進行“家長式”和“保姆式”監督把關,讓治理污染的責任主體回歸企業。

根據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控制污染物排放許可制實施方案》,到2020年,要完成覆蓋所有固定污染源的排污許可證核發工作。截至目前,全國已經核發完成24個重點行業4萬餘張排污許可證。據了解,《排污許可管理條例》已經在去年完成征求意見,有望在今年正式出台。那麼,目前已經完成核發的排污許可證,在環境管理中發揮了哪些作用?排污許可證核發過程中,有哪些問題需要完善?下一步的工作該如何開展?對此,本報記者采訪了生态環境部環境工程評估中心副主任鄒世英。


鄒世英

在這個過程中,要做好與環評制度的銜接、與總量控制制度的融合,最終要形成“環評管準入、許可管排污、執法管落實”的局面。


同時,摸清污染源底數是基礎。要通過排污許可證核發工作,摸清到底有多少污染源,分清楚哪些需要重點管理,哪些需要簡化管理。核發過程中的難點在于,要合理确定許可排放量和實際排放量。隻有這樣,才能弄清總量,制定有效的污染物總量減排方案,将總量減排任務細化到每個排放口。


在排污許可管理制度改革落實過程中,各地生态環境管理部門确實存在一些問題和困難。一是對排污許可證申請與核發技術規範專業性的理解不到位、掌握不深入、重視程度不夠;二是地方生态環境部門核發排污許可證任務較重、技術能力不匹配。有些地方采取購買第三方服務的方式來進行技術支持,但第三方技術支持單位水平參差不齊,對技術規範和行業排污特點的認識不足,也影響了排污許可證的核發質量。


對于企業來說,尤其是中小民營企業,主要還是人的問題。缺乏專業環保人員和專業環保知識,再加上企業對自身産排污情況掌握不夠全面,對相關排放标準的适用性、技術規範理解不到位,導緻企業在排污許可申報、按證排污等方面存在困難。


但總體來說,企業對于排污許可證的認識在不斷強化。多數企業由原先的不關注、不重視,轉變為主動學習、主動電話咨詢排污許可證管理的法律法規要求,主動詢問申報和實施過程中遇到的問題。


要因地制宜、有所側重,重點關注與污染物排放有關的内容,要去存量,不允許産生增量。


鄒世英

有些企業台賬記錄不規範,對排放情況季報、年報意識不強,甚至都沒有意識到上報數據中,出現了總量超标的問題。


還有一些地方在核發過程中,使用的标準不科學。有些指标人為加嚴較多,如将某些每兩年監測一次指标,加嚴為每月一次,這會加重企業負擔。在後續的許可證核發過程中,需要加強培訓,提高人員的業務水平,以提高發證質量。


鄒世英

目前,遇到的曆史遺留問題包括不能達标的、未批先建的、沒有總量的,還有一些企業過去符合要求,但拿現在的尺子去量已經不符合要求等幾種情況。


李幹傑部長在今年兩會記者會上表示,在排污許可證制度改革過程中,對于那些未批先建的、還不能做到達标排放的,也是先發許可證,在許可證裡明确整改期限。整改期限也根據情況,有的短有的長。整改期限到了,如果還沒做好,再采取相應的處罰措施。


生态環境部今年開展的一項重點工作,就是固定污染源清理整頓。印發的《關于固定污染源排污許可清理整頓試點工作的通知》(環辦環評函[2019]290号)指出,清理對象是2018年底前已進行排污許可證核發的24個重點行業排污單位,2019年11月底前完成北京、天津、河北、山東、山西、陝西、河南、江蘇8省市上述行業的清理整頓試點工作,将所有固定污染源全部納入生态環境管理。全國其他省份也要開展這項工作,但時間安排上稍晚,總體上要在2020年底前全面完成。


黃潤秋副部長3月28日在固定污染源排污許可清理整頓試點工作培訓班上的講話指出,清理整頓工作要以第二次全國污染源普查清單為基礎,采用“摸、排、分、清”來概括。也就是摸清底數、排查無證、分類處置和逐個銷号。其中,分類處置就是對于不能發證的、可以發證的和暫不發證的企業分類施策。


對未批先建項目要以新環保法實施時間為節點,采取“老人老辦法、新人新辦法”的方式妥善處理。即2015年1月1日前投入運行的企業,不再以環評批複為核發條件,直接核發許可證;2015年1月1日之後投入運行的企業,提出辦理環評手續的要求,補充編制的環評文件應與新建項目有所區分。要因地制宜、有所側重,重點關注與污染物排放有關的内容,要去存量,不允許産生增量。對沒有主要污染物總量指标的企業,不再讓企業單獨申請總量指标,先發許可證,以技術規範和環評确定的許可排放量作為企業今後的總量指标。


總之,通過清理整頓工作,要切實做到“核發一個行業、清理一個行業、規範一個行業、達标一個行業”,實現所有固定污染源環境管理全覆蓋。


要通過排污許可制度的實施,讓企業和管理部門都嘗到甜頭。要讓排污許可證成為政府環境監管執法的依據、企業環境守法的文書和社會公衆環保監督的平台。


鄒世英

比如,深圳市去年發布了關于修改《深圳經濟特區環境保護條例》的決定,填補了現行法律法規在排污許可管理要求和執行報告方面法律責任的空白,深圳也是第一個專門為排污許可制度改革而修訂地方條例的城市。


此外,還有不少地方的生态環境管理部門,在發證過程中總結出了操作性更強的工作方法和經驗。


比如,上海市實施“三監聯動”,以排污許可證後管理系統為平台,對接監測中心移動監測系統和監察總隊移動執法系統,管理上海的持證企業并記錄監管過程,實現監管、監察、監測信息共享,過程留痕。


山東省濟甯市生态環境局用小程序,把厚厚的一本排污許可證簡化成一張圖,企業産排污節點之間的邏輯關系和管理重點内容都通過這張圖直觀呈現出來,一目了然看懂企業的生産、治污和監測情況。


上海和河北開展了排污口信息化試點,将每個排放口的許可管理要求用二維碼記載,現場掃一掃,就能知道這個排放口的所有環境信息,方便環境執法和公衆監督。河北省還在全國率先開展了排污許可證後監管工作,通過“現場監督檢查+二維碼信息化監管”的協同監管模式,對火電、鋼鐵、玻璃等3個行業223家企業進行證後現場監督檢查,督促企業改進治理和管理水平。


再比如,陝西省開展審計式監管,将鹹陽市作為證後管理的試點工作地區,由承擔屬地管理職責的縣級環保局制定監管執法計劃,對執行報告和台賬記錄進行審計式檢查,以檢查結果支撐現場執法。逐步探索程序化、規範化的監管模式,真正發揮排污許可證管理的優勢。通過“激勵守法、懲戒違法”,最終實現促進全面守法的目标。


總之,要通過排污許可制度的實施,讓企業和管理部門都嘗到甜頭。許可證的核發過程,能夠幫助企業梳理生産工藝流程,提升環境管理水平,同樣也能幫助生态環境部門提升管理效能,最大限度減少執法過程中的自由裁量權。最終,要讓排污許可證成為政府環境監管執法的依據、企業環境守法的文書和社會公衆環保監督的平台。


鄒世英

今年9月底前,基本完成磷肥、汽車、電池、水處理、鍋爐行業排污許可證核發,畜禽養殖、乳制品制造、家具制造、人造闆制造等其他行業的發證率不少于40%,11月底前的發證率不少于80%,12月20日前基本完成核發任務。


此外,還要抓緊進行《固定污染源排污許可分類管理名錄》的修訂發布,修訂後的名錄要體現分類分級管理思路。具體而言,為服務污染防治攻堅戰,提前了部分行業的實施時限;增加登記類管理,将畜禽養殖、谷物磨制等環境影響較小的排污單位納入管理範圍,确保行業全覆蓋;提高分類科學性,将飲料制造、工業爐窯等行業部分簡化管理調整為登記管理。總體上,要減少發證數量,降低行政成本。


還要積極推進2019年發證行業的排污許可申請與核發技術規範編制工作,在今年6月底前發布畜禽養殖、乳制品制造、家具制造、人造闆、聚氯乙烯等13個重點行業排污許可證申請與核發技術規範。


為了更好地完成這些工作,需要開展多層次(省、市、縣)核發人員的培訓,讓大家學懂弄通。同時,要加大幫扶機制,對發證任務較重的行業、地區,要派出技術團隊現場指導,群策群力。地方各級部門也要高度重視,提前摸清底數,安排好發證任務,避免出現集中沖刺的現象。